南风三月七

出去吧,月亮。

【美宣】夏恋

世界的声音随着金色碎烟花如星星散落,唯独一束烟花升起。

“接吻吧。”

恋爱旅行记第二则  ooc

1

    孟美岐在朦胧的梦境中依稀感受到自己的嘴唇传来了一种清凉甜腻的触感,像是点缀了樱花的草莓果子,又像是苹果糖融化在舌尖的感觉。

    她被甜香搅得有些心神不宁,这迷人的气息引人沉溺其中。模模糊糊间翻了个身,身体似乎贴到了一个凉凉的物体,便顺手抱了上去,缓和一下自己夏天滚烫发热的体温。

    被她从后面紧紧环着的吴宣仪内心松了口气,悄悄上扬的嘴角表现了自己对刚刚成功偷亲的举动的满意。睡意全消,此刻也是不敢动了,便欣赏欣赏夜色,平复心绪。

    透过旅店的窗,她看到了一丸莹莹月被婆娑的树影微微挡住了细碎的光。明天的夏日祭典,自己一定要多享用些章鱼烧和热可可,不知道日本有没有紫菜馅儿的章鱼烧。

   她很想看她的美岐穿和服的模样,一定美极了。为了防止她面对众多款式再度陷入纠结,吴宣仪早早为她准备好了一套“宝物”。对于自己的穿衣审美,她还是有足够的自信的。

    今夜的月色与往夜不同,有种万窍含风的柔情。

2

     既是夏日祭典,街上早早就挂满了灯。燃烧迸裂的火焰欢快地跳动,在暮色里晕染得河水也温暖起来。一长串的灯笼下是各色美味的风味小吃,烤鱿鱼滋啦啦的响声和飘散在空气中的诱人香味挑逗着游人的感官。

     孟美岐在女孩子们鲜艳的振袖和服和男子们的葱色羽织里穿梭寻找着,由于刚刚从鬼屋出来时和宣仪走散了,神色有些焦急。她着一身大红色锦绣烫金和服,衬得皮肤更加白皙。黑色的长发被吴宣仪绾了一个秀丽的结,在人群中非常亮眼。

      早起欲梳妆时,吴宣仪似乎便早有准备,争抢着要给自己打扮更衣,惹得孟美岐在被她笑意盈盈推到镜子前时,也不免被自己岁月静好的模样惊艳了。

     两人壮着胆子第一时间去挑战了日本的鬼屋。孟美岐吓得魂不附体,像只树袋熊一样紧紧搂着吴宣仪。与她形成强烈对比的吴宣仪也不害怕,反而乐得很。在笑得很没形象时,也一直用温暖的手掌轻轻拍拍美岐有些发抖的后背,在阴森的黑暗里紧紧牵住了她冰冷的手。

     头顶突然传来了清脆的风铃声,又有金鱼出水漾起波纹的细微声音。涌动的人潮像时间一般,随着这声音似乎缓缓凝固了。一个面具在自己的眼前晃了晃,是小狮子,毛茸茸的。“你戴上。”戴着猫咪面具的吴宣仪突然就出现在她的世界了,她穿了件淡淡梨花色的和服。举着自己精心挑选的面具冲她脸一比,“看它多像你啊,多可爱!”

    “拒绝。”孟美岐嘴上嫌弃了一声,就自然地接过面具戴上,牵起她的手,“你刚刚跑到哪儿去了,人这么多不要乱跑啦,小心点。”

     年上津津有味漫不经心地吃着关东煮,东张西望,然后又举到了她嘴边要喂她,企图堵上孟美岐喋喋不休的小嘴。孟美岐挣扎了一下,还是乖乖吃了。吴宣仪正观望着,突然又起了玩乐的兴致,兴奋地拉着她走到一个摊位前。

     隔着玻璃缸望去,数条金鱼于水中穿梭,溅起亮晶晶的灵动水花,照得空中的彩灯,和依偎在一起的二人有了光怪迷离的色彩。吴宣仪起了兴致,拿起渔网便要捞 : “被我选中的,一定是最有灵性的一条。”

    “你多大了,幼不幼稚啊,还摸鱼。”美岐戳了戳她的肩,像个娇滴滴的小媳妇。“老婆你就好好看着吧。”吴宣仪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

     路摊飘来的章鱼烧氤氲着热气,惹得视线也有些模糊不清了。有一尾奇异的鱼鳞片发亮,在游动时似乎会发出金红色的光。 “哎嘿,捞到了!”吴宣仪瞧准了,眼疾手快便将那鱼捞了上来,眼睛笑成了弯弯的月亮。“老板,这鱼和鱼缸我都要了! ”

     “姑娘好眼力,这是我们这儿最神气的一条鱼了。”老板赞叹道。“鱼倒没什么,只是这鱼缸是我从国外引进的古董,将军当年的爱物,我所以价格可能有些....” 他比划了一个数字。

    “价格没什么的,你先帮我装好吧。”吴宣仪甜甜地用日语回应。老板盘算着今天遇到了富婆,大赚一笔,便笑眯眯地应了,还格外贴心地多送了几条金鱼。

     孟美岐隔着面具得意地亲了下她的脖颈,心想我女朋友虽然平时看着傻,可关键时刻从不掉链子,真聪明。换来吴宣仪的手在自己腰际不安分地滑动了几下。因为戴着面具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但她可以想象此刻吴宣仪已经灿烂成了一朵花。

    此等佳夜,当是于灯火阑珊处,与清酒相伴,与冷月对酌。坐在樱花树下,伴随夜樱的凋零,繁星隐去了它的光芒。

    佳人在侧,孟美岐自然无心欣赏美景了。她满脑子都是身旁梨花色和服,绾着温婉发髻的宣仪,眉目清远修丽得仿佛一场轻鸿掠过的空幽的天空。面具更增添了她的神秘感,目色于灯火下漾出潋滟的水泽。吴宣仪安静下来时,高雅温和的气质与这方景色浑然天成地融为一体,但周遭又是莫名的冷。像一只高贵的猫。

    想要探究她,拨开迷雾,看到她的本心,更想进一步的亲密接触。

    绚烂的花火在夜空绽放,如银星般耀眼,如金辉般璀璨,扶摇直上九天晴霄,接着便是纷纷落下,似流星雨坠落。世界的声音随着金色碎烟花如星星般散落,接着一束烟花升起。

    “宣仪?” 涩涩开口。明明是多年的恋人,可主动提起要求时孟美岐甚至像个刚刚初恋的毛头小子,局促憨厚地挠挠头掩饰自己的小慌乱。

    “嗯?”那人甜甜回应。

    “接吻吧。”

     孟美岐摘掉了自己的小狮子面具,见对方依旧迟钝得没有什么反应,就伸手为她摘下了猫咪面具。恋人细密轻颤的睫毛在她的卧蚕下投着一层浅灰色的阴影,面颊如同天边火烧的晚霞。她凑近一些,甚至可以数清红唇上的一条条精致的细纹。

     我的宣仪也会害羞了。孟美岐这样想着,轻如羽毛的吻蹁跹落在了她的额头眉心,鼻子,最后是嘴唇。她们在彼此交换气息的时候几乎同时闭上了眼。

     吴宣仪挽起自己宽大的和服长袖,伸出纤白的手臂环住了她的脖子回应她,像刚刚出水的美丽藤蔓。她心里升腾了坏坏的小心思,于是惩罚性地轻轻咬了咬对方的唇后又柔柔舔舐,逗弄得小狮子心里嗷嗷叫。

     今夜似乎受了浪漫气氛的感染,接吻时难得正经投入的吴宣仪也弥足珍贵。孟美岐如获至宝,用舌轻轻撬开了她的牙齿,汲取芬芳甘甜,内心描摹着一只温驯的猫猫形象,想让人一口吃掉。

     唇齿交缠间,孟美岐想起来昨晚梦里的融化的苹果糖,和点缀了樱花的草莓果子,就是这个味道。她的小公主,比樱花更动人,比烟火更绚烂,比牛奶更甜蜜。

    盛大的花火与和歌下,一对恋人紧紧依偎着。那一场夏日祭典,大概永远也不会忘吧。






评论(6)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