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三月七

Waiting for the eclipse of the moon .

【美宣】独角兽

  * 现实向
  * ooc

    “你们愿意嫁给我吗?”  吴宣仪看着右前侧的孟美岐欲单膝跪地,款款情深地回应粉丝的示爱,内心里忽地涌起不可名状的波澜,使劲一把将她扯到了自己怀里。

     孟美岐感觉自己腰部的软肉被对方纤长的手指狠狠地掐了一下,她回头看看吴宣仪若无其事云淡风轻的一张脸,内心喜悦就要喷薄而出了。好可爱啊。

     于百转千回之中,孟美岐那盏行将熄灭的心灯又发出些微的光焰来,那些曾经一度喑哑的未知爱意,重新从干涸的大脑沟回中流淌了出来,在云雾缭绕的河上,开出一串花朵。     

    回国后的吴宣仪心事重重,不像以前那样放的开 ,总是顾虑太多,可是再官方也有绷不住的一刻。

    忙完一日满满当当的工作,卸完妆,孟美岐躺回了酒店的床上,打开了微信的置顶对话框,与“🦄”。半小时的手机使用时间,她毫不犹豫地选择把它全部留给吴宣仪。

      因为平时不怎么用手机,孟美岐打字有些生疏,但还是抱着一颗扑通扑通的狂跳心脏认认真真地编辑了一条信息: “ 睡了吗?”

      对方秒回: “还没呢。”

       孟美岐把手机平放在床上,飞快地把打好的一大段嘘寒问暖的关心换成了一句意味不明的文字:“那......你不打算解释下?” 天秤座的纠结再次使她用上了奇奇怪怪的傲娇语气。

     “解释啥?”

     “........”意识到和这个人思维果然再次不在一个次元了,孟美岐哼唧唧地捶了捶枕头,“我们见面聊吧,线上说不清楚。”

      吴宣仪天真如春风,快乐如小猫,短暂的睡眠还不足把白日的疲倦完全恢复过来,即使是傻笑也是用尽气力的,下一秒就撑不住浓浓的疲惫要倒下去。孟美岐见她这副困得不行的模样,醋意霎时烟消云散,借给她一个温暖的肩膀。两个人安静地靠在一起,也不言语。

       吴宣仪感觉到孟美岐温热的手掌正悄悄地一点点下移,然后十指试探性地贴合自己的指缝,轻而缓慢地摩挲着手指上薄薄的茧,一点点嵌入,然后相扣。

   “脸凑过来一点。”吴宣仪低低的声音带着些沙哑,像是磨砂的纸。

    孟美岐听话地移过来了一点,对方在自己的嘴唇上飞快地“啾”了一下。这次不是脸颊,不是隔着空气的,也没有了旁人的打扰和阻隔。空气里都是清甜而青涩的气息。于是孟美岐白净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成了一只红番茄。

     她僵硬地掉头: “宣...宣仪?”  对方回应的眼眸如同月光下的琼液,折射出清亮的光线 ,一如她的歌声与情意,纯净、明亮。

    孟美岐深吸一口气企图使自己平静,同时感到,身体内部,某处,电闸合上了,情感的电流缠绕,翻卷,急速流淌,握着吴宣仪的手止不住轻轻颤抖。

    吴宣仪靠在她肩上,微微舒喘着,垂下睫毛,神情像少女一样羞赧,陶醉。这是她极少展现的本我。“我记不清了,记不清有过多少次了。或许这是第一次,或许它只属于一个梦。梦是不讲究开头或结尾的……”她突然睁开眼,露出一种无法形容的美丽:“梦里我和你还是那两只独角兽。记得吗?”

      潮水般一浪一浪地席卷而来,时而低缓温柔,时而急促汹涌,她们深处其中,有严重的淹没感和弱势感,同时也与未知的少女心思深深纠缠。   

    海子有一首诗这样写道: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高原上一座荒凉的小城……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今夜,我只想你……”

     孟美岐看见吴宣仪时,她正站在一道彩虹面前,在视线不及的远方。陪伴她们的有略含甜意的风,充满果汁的空气,还有远处闪光的河带,岸边的薄雾,一两滴被蛐声惊落的露珠。

     因为拍摄mv的需要,孟美岐戴上了一只小帽子,有尖尖的角。吴宣仪也是,金色的长发上长出了一只圆圆的可爱的小角,像两只独角兽。

    “美岐,我们来斗角! ” 吴宣仪闭上了眼睛,叉着小腰,对孟美岐作出娇嗔的撒娇,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模样,是不应该对着自己的队友做出的。她的眼睛,口唇,和唇边浑圆的漩涡都开出了朵朵的笑意,轻软如同花影,痒痒的甜蜜涌进了孟美岐的心窝。正如云过留痕,浪留柔波般诗意。     

      孟美岐觉得她就像一丛黄玫瑰绽放在荒原上枯萎的草丛荆棘中间,在十二月寒冷的日子。它们透亮的黄色,带着无法消弭的温暖,尽力地传达一朵花本真的意义。

     孟美岐弯了弯眼角,倒映在眸中的身影越发的氤氲。宣仪,宣仪,孟美岐默念着这个早已熟稔于心的名字,她是用百分百纯糖和香料制成的女孩,是大山深处跑出来的美丽精灵,与自然接壤,灵性在她的身上未曾削减半分。

      郊野的风从四面八方吹来,肆虐、自由,它带着轻快的力量,用呼啸的风声唤醒孟美岐的悸动情愫。

     在异国他乡的高压环境里,蓦地闯入的孤独小兽手足无措 ,陪伴她的一直是那个人。提着行李箱的吴宣仪优雅大方,自我介绍时说自己是“来自远方的姑娘”,孟美岐那时不经意地应了,回头凝望窗台一株开得正好的黄玫瑰,揣想“远方”这个跳跃了昔日的词语葆有的天真和勇气。

     相遇似乎是宿命式的必然,一路陪伴也是。好像有所感知,又好像没有任何感知。一切都在上帝的预料之中。两个人被丘比特牵引着,从不同的地点向同一个方向和同一个地点去交汇,去相遇,这是谁也无法避免的事。这份心境,独一无二而不可复制。

    给她喂食时悄悄用手接住食物碎屑,一起舞蹈时把手默默搭在孟美岐的手背,以及意味不明地坐到她腿上。青春岁月里都是她,都是年上不经意留下的痕迹。

    孟美岐也会用同等甚至更深的温柔回馈吴宣仪,但是很快地,她的小心思便被哄哄闹闹的队友打闹掩盖过去,像是沙滩上偷偷画下的爱心,只有涨潮的海浪知道。

     女团本就是打闹玩笑的姐妹情谊,世人哪里会猜到那些无人角落里的浪漫温柔秘密。苞娜与宣仪似乎更加亲密无间,宣仪对苞娜的宠溺,大家都看在眼里,也就忽略了另一个人。

     孟美岐困扰的心思在偷偷发酵。为什么她不跟我这样呢?我是哪里做的不好,让她疏远我吗?     

    

   孟美岐习惯了像树袋熊一样挂在吴宣仪身上,从背后抱住她,悄悄蹭蹭她的秀发然后偷偷埋进去。

    大家都很亲密,自己这样也不会显得突兀奇怪。年上不明不白的态度让人猜不透她到底怎么想的,可是太多过于明显的眼神已经将自己彻底出卖了。像火焰一样炽热而又纯洁,每天,孟美岐就用像一颗颗晶莹透明的泡沫一样反复重复的眼神去堆积和支撑她虚空的思念。

    梦与眼下,孟美岐都走不出。

    在回去的车上,孟美岐着将脸贴近窗玻璃,迎面几乎挨上了气流吹来的山峰,温热的手指触去,湿漉漉一层雪霜,映出身旁的吴宣仪安静靠在颈枕上的睡颜。

    长期羁留在一个冰冷的城市里,那儿缺少爱、休闲与温情,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庸俗之气和枯燥滑稽的理性……还有那些条条框框的束缚。没有休息,只有梦想,只有日复一日的练习。

   城市一定会把它遮天蔽日的黑雨全浇在她的身上……但孟美岐从来不怕,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她的情感也不再愿意躲在房间里避风取暖,它们习惯了跟着她在风中行走漂泊,却日益牢固而坚韧。

     她将自己微妙的感情倾注在吴宣仪身上,渴望吴宣仪能懂她。

     

    “我的梦想,可能大家都不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     

    “我知道。”

     吴宣仪没有辜负她,她什么都懂的。

     可我只知道你是吴宣仪就够了。孟美岐在心里一遍遍快活地叨念,激栗不安着。    

   

     夜色如水,诉说着童话的轻盈和神秘。     

     吴宣仪似乎被孟美岐的过于局促频繁的心跳声惊动了,浑身的血似湖水在涌胀,似烛苗在燃烧。她睁开眼 ,身子倾过去,惺忪的睡眼微微眯起,头发垂下来,散落到孟美岐脸上。

    讨厌鬼。这只独角兽连我的梦也不放过,都要闯进来。半梦半醒的吴宣仪气呼呼地想惩罚一下这个不速之客。

    车仍在行进,忽明忽暗的光线里,柔软而潮湿的亲吻落到了她的唇上。孟美岐愣了一刹那,随即扶住了吴宣仪略微平坦的后脑勺,想要吞进她每一寸细腻的呼吸,然后抵死缠绵。

   这是个很绵长的梦,窗外夜鸟的梦呓,细微地,一声声鸣叫,像极了婴儿的午夜梦回,把嘟嘟的小嘴瘪一下,吮一下,侧个身,又沉酣而去。心头余悸未平,一波又起。她的鼻息温柔,微微起伏的胸口似遥远的松涛在蔚蓝的月夜中汹涌,奏着如梦如幻的旋律。

    这也是孟美岐做过最好的梦。孟美岐在心里写了一封信,诉说黄玫瑰在荒芜中的盛开和凋谢,里面夹杂着她的发现:黄玫瑰盛开时,花瓣彻底打开,花期也特别长,没有红玫瑰的羞赧,也没有红玫瑰的脆弱,凋谢的花瓣,披萎于地,仍然是带着韧性,色泽明亮、透彻,它带着少女的天真和勇气,站在荒原上。

    孟美岐和吴宣仪在一起时,喜欢作这样一种比喻: 有一种光,本是从吴宣仪体内发射出来的,吴宣仪却误以为是那光厚待照耀了自己。

    孟美岐把它存封在心灵的某个角落。然后在心中赠送给吴宣仪黄玫瑰,独角兽和她的爱情。她总是喜欢紧紧抱着她,乖巧温顺地嗅着年上令人安心的气息。

     爱是克制。可孟美岐面对吴宣仪 ,根本克制不了自己。她怎么会在镜头前酿出那么多荒诞不经的纰漏,怎么会这样的失控? 究竟需要多久才能平静,才会展现完美的表情管理?
    

    一万个夜晚流淌于指间,一万种引力将我指向你,一万次撤退也无法抵消,你念一声我的名字。 

     我不仅想现在每时每刻和你在一起,心里眼里都是你。我还想郑重地牵起你的手,光明正大一起走向属于我们的王座。就像童话故事里的王子与公主。只是,戛然而止的寥寥数语根本说不尽我们的共同经历有多么美好和珍贵。

     我长大了,可以站在你左右,成为你的依靠了。

      冥冥中,听见罗伊·克里夫特在低语:我爱你,不光因为你的样子,还因为,和你在一起时,我的样子。

     “为什么我亲别人时你都会做出那种表情?”吴宣仪拉了拉年下泛红的耳朵 。她可是有偷偷地瞟到孟美岐的小失落 。      

     

    “宣仪......”

    “你对别人的喜欢,和对我的是一样的吗?”吴宣仪低下头,绞着手指,含糊不清的问了一句。孟美岐看不清她藏在头发后面的脸。

   “你知道我给你的备注是什么意思吗?”孟美岐轻轻吸了一口气,凑近她的耳朵。
   下一秒,吴宣仪听到了这辈子最动人的情话。

  “独角兽,是天真纯洁和勇气的象征,也是我对你矢志不渝的爱恋。”

评论 ( 10 )
热度 ( 281 )

© 南风三月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