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三月七

出去吧,月亮。

【美宣】咬定姐姐不放松(一)

 学霸×学神
 ooc预警
  前期可能有点沙雕(。)

  在季节交替的缝隙之中,春日已经远道赶赴校园,风中带着湿热的水汽,从树间穿过,叶片如纸壳般僵硬,挂上了水光。

  讲台上的酒精灯火焰静静地跳跃着,化学老师在黑板上奋笔疾书,写下一系列复杂的化学方程式。空气中弥散着细小的粉尘,和台下众多笔尖刷刷划过书页的摩擦声混合在一起,烘托出略微紧张的气氛。

   吴宣仪早已推算好了实验结果,手中的笔正在一道极其复杂的推断题上穿梭。与硝酸银反应有白色沉淀,不一定是氯化银,还有可能是碳酸银或者硫酸银,这地方果然设了陷阱,得仔细想想。

   “我手里这个小骚逼(烧杯),大噶(家)看到木有(没有)?”化学老师举着颜色鲜艳的试剂轻轻晃动,做出夸张的动作示意同学们停笔看着他。

  化学老师讲普通话总带着一股浓浓的地方口音,惹得全班顿时哄堂大笑。吴宣仪的思路难得被周围嘈杂的声音打断了。她叹了口气,刚想整理一下手边厚厚的一摞实验报告,就瞥见班主任如幽灵一般缓缓飘到教室门口,双手交叉背在身后气沉丹田:"小陈啊,我占用点时间。”

  化学老师乖乖嗯了一声便站到了一旁。吴宣仪想,他肯定承受不住他们班主任比外星人还可怕的目光。

  “安静,安静!”班主任试图镇压班里哄乱的气氛,“我们班转来一个新.....”  

   他话还没说完,教室却突然安静下来。吴宣仪从实验报告中抬起头,淡淡地把目光投向了教室门口。

  陌生女孩站在班级门口的那一秒,一瞬间整个人散发出的气场,光速地镇压了班里的躁动。她的头发染成了成熟的金色,扎了一个干净利落的长马尾,黑色的衬衫衬得她皮肤愈发白皙,长目慵懒,整个人微微靠在门边,抱臂以漆黑的视线扫过整个班级。明明是女生,却有一股清冷的俊朗。

  班主任随即介绍,孟美岐,从国外转来国内读书的华侨。并让她自己挑个位置。

  孟美岐一只手插着裤兜,模样散漫自由,轻松闲适, 清冷的碎风伴随她的脚步,她路过吴宣仪的课桌,视线快速掠过,心中便有了底。在门口时,她就以她2.0的视力看到了吴宣仪桌上的量子力学书和微积分书。孟美岐断定这绝对不是个省油的灯,坐在她后面绝对不亏。于是便心安理得地一屁股坐下。

  不过吴宣仪并没有和她打招呼,反而把椅子又向前挪了挪,一副孤绝很不好接近的模样,背影单薄而倔强。看来高智商的人大都懒得和外界打交道。孟美岐拼命忍住笑,对着班主任解释道:“老师,我视力不太好,坐在第三排刚好可以弥补我的不足。”

   班主任点点头,挥了挥手扬长而去。化学老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回到讲台:“好的,我们继续丧(上)课。"

   后桌一个留着短发看着像小混混的女生戳了戳孟美岐:“喂,我叫杨芸晴,你坐到我前面挡着我的视线了,要交保护费的。”

   孟美岐眼都没抬一下,把一大叠红爷爷扔到她桌上:“够塞你的嘴了吗?”

 “够了,够了。”杨芸晴看到这么多钞票,眼睛都直了,连忙讪笑着冲她点点头。她立即在心里把新来的这个金主爸爸当成了自己的老大,“以后美岐同学在这个班有什么不懂不熟的,尽管来问我,我一定尽力为你解答。”

   孟美岐听着课,把手伸到背后做了个“OJBK”的手势。

 “你们两个同靴(学)偷偷嗦(说)什么呢?好好听讲!!!”

    于是孟美岐同学的新高中生活幸福而充满希望地开始了。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心动不如行动,会唱歌会跳舞会暖床,只要998,只要998,毛球抱回家!”孟美岐拿一支笔敲着文具盒,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地唱戏。与其说这出戏是对全班唱的,还不如说是对某一个人唱的。班里的同学如同看怪胎般的眼神让她心情愉悦,更卖力地敲锣打鼓起来。

   杨芸晴惊讶地下巴都要掉到课桌上了:“老大,看不出来你原来这么骚气啊!”

  有几个好事的男生凑上去问:“真的能暖床吗?”

   孟美岐把书抡起来夯在他们脸上:“去你的,老子只要plmm!”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孟美岐才建立起来不到三天的高冷形象就崩塌了,吴宣仪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后面坐了个霸王,吵得她根本没办法学习。

 “孟美岐同学,请你自重!现在是班级晚自习时间!还有你们几个,都回自己位子上去!”坐在吴宣仪前面的纪律委员傅菁站起来瞪着她,脸上余怒未消。

  "喂傅菁,你作业给操(抄)吗?”孟美岐单手支着头,另一只手不断地按动着圆珠笔,发出滴答滴答惹人烦躁的声音。

  傅菁满脸黑人问号:“我自己做的凭什么要给你抄???”

“哦,也对。”孟美岐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后脑勺,“那你给操吗?只要998,毛球抱回家!”

“........”

  "你给不给操?”

“你到底给不给操?”

 就在傅菁承受不住孟美岐的重口味轮番炮火之际,吴宣仪站了起来,“够了。”她语气冷淡地如同千尺寒冰,淡淡地看了孟美岐一眼。作为班长,这个时候再不出面,恐怕班里就要被孟美岐搅得天翻地覆了。

  孟美岐识趣地闭上了嘴,但在这之前还是小声bb了一句:“坐在你后面这么久,这是你第一次跟我说话,虽然是以这种方式。”

评论(2)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