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三月七

出去吧,月亮。

【美宣】咬定姐姐不放松(三)

  “下面我们来看最后一道题,这是一道函数题.......”窗外知了叫个不停,数学老师中气不足的讲课声显然成了催眠曲。


     当吴宣仪的大脑快速运转时,她感觉到一颗白色的粉笔头“咻”地一下从她的耳边擦过,砸中了后桌正趴着打呼噜的脑袋。


    “孟美岐!”数学老师吼起来的声音顿时提高了八度。


      吴宣仪感觉后桌明显一颤。


   “老大,老大!醒醒,老师叫你!”杨芸晴奋力地又踹凳子,又用笔戳她的后背,孟美岐这才完全清醒过来。


   “下....下课了吗?”孟美岐睁开了朦胧的睡眼,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全班爆发出哄笑声。数学老师瞥了孟美岐一眼:“孟美岐,这次期中考试,你的数学成绩是班上第三名。但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不做前面的基础题吗?”


   孟美岐快速答:“老师,我觉得做那些题目纯属浪费时间,浪费精力。”


   数学老师无奈地摇了摇头。


 “说吧,卷子从哪里搞的答案?”


   又是一阵哄笑。孟美岐皱了皱眉,欲言又止。她在学校的表现确实不足以建立什么有力的依据,干脆放弃解释。


  “想要解释?上来把最后一道大题做出来,我就信你。”数学老师扬了扬眉毛,飞速向她扔了一只粉笔,“接着。”


  孟美岐扬手张开五指,清透薄亮的金色阳光里,粉笔稳稳落在她的掌心。她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上讲台,没有丝毫犹豫和思考,在深绿色的黑板上写下了一个个数字和公式。


  从吴宣仪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她安静的侧颜,唇角微微下垂,别致的清冷漾在她琥铂色的瞳孔里。


   这道题极其复杂,需要用很多的大学高数知识。班里也由一开始的安静到现在逐渐不安地躁动起来,夹杂着各种质疑声惊讶声。


  当孟美岐写上最后一个数字时,数学老师看着满满一黑板的解题过程,带着赞许的眼光带头鼓起了掌。孟美岐转过身,禁不住扬起了嘴角,眸子也被阳光染上了暖暖的色调,撞进吴宣仪的浅色瞳孔深处,漾起一波又一波的涟漪。


  吴宣仪恍惚了一瞬,掌声穿透时光蔓延许久后,孟美岐此刻自信而神采奕奕的面容似乎与那个小女孩重叠起来。


  孟美岐回到位子上,隔了一个走道的蒋申喊住了她:“美岐,你好厉害! 这道题怎么做出来的?还是全分?”


   孟美岐的视线随意扫过黑板,换上了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其实我也不会,是我蒙的。”


  吴宣仪的笔“啪嗒”掉在桌上。她无力地扒拉出草稿纸,遮住自己错了的最后一题。


   她想起自己早上在办公室看过孟美岐的卷子,语数外理化五门都没有交完整的答卷,只是选择性地作答了难题,然而光看这一部分,已经胜过了她。


  吴宣仪恍然大悟,意识到自己掉入了一个圈套中。


  成长是一部布满了悬念的书,有的人在岁月的风霜中渐渐被磨蚀得黯然无光;有的人却把它当作了光芒覆盖的生活,在明媚的光线里羽化成蝶。


   吴宣仪隔了十年的漫长光阴,企图跨越太平洋去追寻的人,第一次在一个人身上,找到了影子。


  窗外阴云密布,蜻蜓在水面低飞,一场大雨不可避免。傅菁看着有些失神的吴宣仪,举起手在她眼前轻轻晃了晃:“ 宣仪,发什么呆呢?”


  “哦,没有。”吴宣仪收起了自己有些杂乱烦扰的思绪,冲傅菁勉强展露了一个笑容。高强度学习生活并不允许她有片刻的分神。


 “我们一起回家吧,我带了伞。”傅菁举起自己的伞示意。她一早就留意到吴宣仪一侧书包的空瘪,捷足先登抢占了先机。


  吴宣仪这才注意到窗外黑压压的一片乌云,她皱起眉头。这天气预报也太不准了,明明早上还是晴空万里。 她点点头: “谢谢你,傅菁。”心不在焉的吴宣仪并没有留意傅菁眼里跳动的欣喜的光芒。


    两人一同出了楼梯口,一道惊雷,瓢泼大雨倾盆而下,横在她们面前。


  “雨太大了,我们等等再走吧。”傅菁拍了拍溅在身上的小水珠。


   吴宣仪看着抱起书包挡住头的男生们一个个冲进雨帘,由衷佩服他们的勇气。


  “宣仪,你相信她吗?” 傅菁突然开口。


 “ 谁?”


  “孟美岐。”


  回答她的是一片沉默。


  “一个天天上课睡觉,偶尔逃课,迟到早退的人,是不可能考出全班第三的。成功应当与努力成正比,这是永远的真理。那道题能做出来说明不了什么。”傅菁淡淡地垂下眼。


   但实际上事实就是事实,但人们面对不合口味的证据,总会拂袖而去。假如谬论对他们的说辞与立场有利,他们更愿意崇拜谬论。


  吴宣仪看着地面上激起大大小小的水花,轻声说,“我相信她。”她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似的,对傅菁抱歉地鞠了一躬:“不好意思啊,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你先走吧。”


  傅菁还没反应过来,吴宣仪就已经转身上了楼。



   吴宣仪十七年的人生几乎过得顺风顺水。家庭条件优渥,父母是社会上层人士,而她也不负众望,天生智商超群,从小参加奥数比赛、英语演讲比赛拿奖拿到手软,在学校连跳三级。老师们惊叹如此天赋异禀却又刻苦勤奋的人十分难得,更是宠之爱之。


   现在,她回到了十年前的心境,狭路相逢的对手让她感到热血奔腾。


  六楼的走廊里一片黑暗。吴宣仪气喘吁吁地跑到练舞室门口时已经大汗淋漓,单手撑着墙,靠到门上慢慢平复呼吸。


   放学后的校园,安静得仿佛能听到风的低喃。


  她推开门的手悬在了半空。透过后窗她看见孟美岐在空荡的舞室奋力地挥洒汗水,每一个动作都用了十二分的力度,完美而流畅。她的表情严肃而专注,与平时的她判若两人。


  吴宣仪推开门轻轻走进去,孟美岐宛若未闻,继续练着她的舞蹈。两人一静一动,维持着恒稳的格局。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一个电话响起,孟美岐才停下了动作。走到一旁从包里拿出手机: “Hello?”


  “I'd like to make a reservation to New York for 18th next month. I would like to participate in Stanford International Computer Modeling Competition.”


   “Yeah, I found her and I have the confidence to convince her.”


    挂了电话,孟美岐把目光投向吴宣仪。她看她的目光幽黑深邃,万丈深渊不抵其中的星光。


 “十年前,那场比赛。我想姐姐的记忆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吴宣仪看着孟美岐这张熟悉的脸庞,故作镇定地回应道:“是的,好久不见。”


 “所以,你愿意帮我吗?否则.....回国对于我来说,就毫无意义了。”孟美岐缓缓向吴宣仪靠近着,眼神仿佛摄人心魂的蛊。把她平时在学校毫无上进心的自由散漫样和此刻野心勃勃干劲十足的真面目联系起来,外人怎么也不会相信这是同一个人。


  吴宣仪静静与她对视,不管是十年前还是现在,孟美岐的那股自信从未削减半分。


“我答应你。”







评论(6)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