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三月七

出去吧,月亮。

【美宣】蝴蝶飞过沧海

ooc,勿上升真人

    拍完杂志后已是凌晨,孟美岐和工作人员一一礼貌地道谢告别合影留念,处理完一切后,天边已经隐隐泛出鱼肚白。她伸了个懒腰,长吁一口气,走进了自己的工作间。

    屋内空调的温度貌似打的有点偏低了,累极了的吴宣仪裹着大衣抱着女儿缩在沙发的一角上,睡得正香。

   孟美岐举起遥控器贴心地调高了几度,瞥见桌上的保温杯已经不再冒热气,于是用热水壶烧了一大壶水来,又将一条厚厚的毛毯盖在了她们身上。

  忙完这一切后,她才发觉自己已经晕到站不住了,于是默默挪到了吴宣仪身边坐着。

   孟美岐触摸到她腮边微红微馨的热气后,心里才松了口气。她的小公主生完宣岐后的这两年暂时不参加活动,对父母称是在家里休养,其实是另辟蹊径,做服装设计和摄影师的工作。不过孟美岐的悉心照料总算没有白费,吴宣仪再忙再累,脸还是养圆一圈,变成包子选了。

  在一起的时候,夜是香的,窗外的星月是香的,第二天的黎明也是香的。

  孟美岐偷偷张望了一下四周,确认没人后她俯下身轻轻含住了吴宣仪鲜艳的唇瓣。浅尝辄止还不够,又欲用小舌撬开她禁闭的贝齿,品尝她全部的甜蜜。

   吴宣仪在梦中只觉得她掉进了水里,胸闷气短,憋得脸和脖子都是通红的。她猛地睁开眼,只瞧见某个登徒子放大无数倍的脸,手甚至放到了自己身上为所欲为。

  “孟美岐! ” 吴宣仪抵住孟美岐几欲压倒自己的身体,怒气冲冲地做出她名字的口型,然后指了指身边尚在睡梦中的小家伙。

  孟美岐委屈地撅起了嘴巴,因为浓妆而显得blingbling的大眼睛里写满了“嘤嘤嘤小公举你怎么这样对我我刚刚结束拍摄好累哒你就看在我辛辛苦苦给宣岐赚奶粉钱的份上让我亲亲吧”的情绪。

  吴宣仪眯起了眼无奈地叹息,揪着爱人的衣领把唇印了上去,持续到两人脸都憋到通红为止。心满意足地吃完口红后,吴宣仪拍了拍脑门:“哦,差点忘了。”

  孟美岐知道她神经大条健忘的毛病又犯了,默默看吴宣仪哼着小调在她的Gucci背包里上下翻找,翻出了一大堆名贵化妆品后,终于乐呵呵地捧出了相机:“在这儿。 ” 

   她得意洋洋地递给孟美岐:“ 今天的杂志拍摄,我也拍了好多张,你的造型给了我极大的灵感。”她的目光在触碰到孟美岐的脸颊时,一下子柔和起来。

  “小公主,你拍照水平完全可以建站子修修图,然后出你老公的周边。”孟美岐抿着唇一张张仔仔细细地翻过去。

   这几年她全世界各地跑,宣仪为她拍照应援,照顾女儿,还要工作、设计服装,吃了多少苦头,吴宣仪嘴上不提,孟美岐心里却都一清二楚。

  吴宣仪把孟美岐隐匿着的情绪看在眼里,笑得露出了牙龈,漂亮的眼睛弯弯,伸出手揉了揉爱人的头发。“好啊,我打算专门放你的崩图和表情包。”

  孟美岐扯了扯嘴角勾出一个敷衍的弧度,以佛山无影手的速度把手机图库放在吴宣仪眼前一晃——“小公举の不可告人的秘密”。

  “有本事比比谁存的对方的崩图多啊?”孟美岐得意地晃着手机,笑她傻。

     吴宣仪气呼呼地要抢孟美岐的手机,被孟美岐一把抱住。

    粉雕玉琢的小娃娃醒来,见了吴宣仪和孟美岐抱在一起腻歪,连忙捂住了眼睛。

  “爸爸妈妈,我什么都没看见。”孟宣岐乖巧.jpg

  孟美岐尴尬地咳嗽了两声,背过头,通红的耳朵却暴露了她。吴宣仪当作没听见,笑眯眯地凑过去捏女儿软软如糯米团子的小脸蛋:“ 宣岐醒了呀?今天爸爸这身好看吗?”

   小可爱认真思考了一下,一板一眼地说:“爸爸全世界最好看了。”

  “你嘴倒甜的很。”孟美岐拉过女儿,便作势要挠她痒痒,孟宣岐咯咯地笑着,两人闹成一团。吴宣仪在一旁看着,恍惚间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一场世上最美丽的梦境,而她沉睡其中,久久不愿醒来。

 “为什么爸爸现在不跳舞了,妈妈也很久不表演了。我想看爸爸妈妈一起跳一支舞! ”孟宣岐终于小心翼翼地巧妙提出了自己心底一直想要实现的愿望,心想自己真聪明,这么轻易就把愿望说了出来。

   气氛僵了那么几秒。吴宣仪注意到孟美岐眼底难掩的失落,伸手轻轻握住了她捏紧到关节泛白的拳头。

   两年前,因为一场舞台表演意外受伤,加上多年跳舞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她的腿落下了病根,不能过度用力地大幅度跳舞。孟美岐转行歌手时,隐瞒外界说是“想安静地唱歌”,大家对此则众说纷纭。

  “宝贝乖,你让爸爸休息会儿,她工作了大半天,累啦。”吴宣仪摸摸孟宣岐的头。

  “哦。”孟宣岐乖乖垂下了头,复又抬起,“爸爸,我说的话是不是让你不开心了?宣岐不想让爸爸不开心。”

  “没有。宣岐说什么爸爸都喜欢,都爱听。”孟美岐亲了口女儿的小脸蛋,语调温柔得要滴出水来,“我们回家吧。”

  孟美岐轻轻把孟宣岐放到车后座上时,小宝贝已经睡着了。吴宣仪扯过一条毯子给她盖好,然后拽住孟美岐的胳膊把钥匙从她手上夺了过来,“你已经很累了,我来开车吧。”

  日出日落,四季有声而嬗递,多情且赓续。孟美岐14岁那年和吴宣仪一同漂洋过海,20岁一起回国走过萧山,24岁时和她到荷兰完婚 ,25岁度蜜月环游世界,26岁吴宣仪心血来潮想体会做妈妈的感觉,便有了她们的女儿。吴宣仪和孟美岐还默契地争执了好久,都要用对方的姓。最后小孟还是遵循了老婆最大的原则——都听你的。我当爸,跟我姓。

  车飞驰在高速公路上,外面淅淅沥沥下起了雨。衬着路灯的辉映,雨丝闪着一道道耀眼的毫光,透出一种朦胧、含蓄的美蕴。

   吴宣仪打开了车窗,细雨扑上脸颊,痒丝丝的。夜风轻吻着头发,流荡着沁入心脾的清新气息。

  “宣仪,我的个人演唱会快到了,我们再跳一次无限大吧。”孟美岐转头看向身旁开车的爱人,表情极其认真。 当年在腾讯的doki见面会上两人琴瑟和鸣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

  吴宣仪皱起了好看的眉头:“你要兑现对宣岐的承诺吗?可是你的伤还没恢复,现在跳舞后果不堪设想......”

  “我没问题的,放心好啦。”孟美岐轻轻笑了笑,“我可是铁打不倒的山支大哥。”后面几个字,她有点心虚地压低了声音。

   到了红绿灯的路口停下时,吴宣仪转过头,故作生气的表情瞪着孟美岐:“不用和我狡辩,你身体什么情况我清楚得很,还当自己小年轻吗?孟美岐知不知道你真的傻到家了?  这么些年来,我从来没见你为自己的身体着想过。你在乎的,从来只有你固执的梦想。”

   “我这么傻的人,不还是娶到你了吗。”孟美岐低沉的气音凑到了吴宣仪的耳畔。吴宣仪发现爱人微微张开的红唇近在咫尺,于是乎刚刚所有的争执都瞬间抛在了脑后,接吻成了一件水到渠成的事。这个人实在太狡猾了,结婚这么多年,对她的情绪波动掌握得一清二楚。

    孟美岐俊俏的黑眉和笔直的鼻梁有欧洲人的坚毅,看向吴宣仪的目光把火花燃烧得噼里啪啦响,热吻时的双唇柔软而湿润,又像是挑衅的小兽噬咬舔磨。

   等到后面的车发出不耐烦的鸣笛声,两人才如梦初醒般分开。

   “宣仪,这不仅是我的初心,也是你的,你知道的。”孟美岐定定地看着这个陪她度过了人生无数坎坷的女人。无论什么有矛盾,一个拥抱一个吻便能化解,心很稳地定住了。

    吴宣仪的黑眸静静地注视了她许久,小声说道:“ 过程中感到任何不舒服,我们立即停下来。”

   “嗯。”

    开了灯,跨入练习室的那一刹那,孟美岐的每一根神经,每一根筋腱都在叫嚣着,奔突进退,旋转上升。

   望着四周熟悉的场景,孟美岐激动地几乎要落下眼泪。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年龄有多大,在这里她才是自己,才是本来的自己。

  吴宣仪在跳的时候偷偷注视着孟美岐,许久不练,她的腰肢依然美丽灵活又蕴藏着坚韧的力量,像高脚杯的细柄,擎着琥珀色飞漾的酒汁。

   最初的她们登上舞台时,弥漫着羞涩的骄傲。一滴滴,嫩黄得扎人眼睛。后来,渐渐成长为了一座座如盖绿荫,挤满了全部的世界。

    吴宣仪看向弯下腰喘着粗气的孟美岐:“身体有什么难受的地方吗?”

   “放心,完全没有。”孟美岐面无表情地撩了一下被汗水浸湿的头发,“我们得再顺一遍动作,好久不练,都忘了不少了。”

   一跳舞就停不下来的机器,名不虚传。

   下一次演唱会就是后天。她俩决定把自己关在练习室没日没夜地练习,至于孟宣岐,就交给这次闲下来特地赶过来看演唱会的程潇了。

   拎着行李箱的程潇一脸懵逼:“我真想不到哇,你们好狠的心肠,刚下飞机还没去酒店安顿好你们就让我带孩子,自己在练习室谈情说爱,你们好意思吗?”

    更想不到的是,吴宣仪真的建了孟美岐的返图站,取名为“MyKing丨孟美岐”。她思考了许久,把第一条发在孟美岐超话,文案是: “她慢慢朝我飘来,轻轻落在我的指尖上。这一刻,我的指尖变成了花朵。美丽着,芬芳着。【演唱会预告】”

    配图是精修的九宫格,都是孟美岐在练习室挥洒汗水的模样。

    粉丝媒体都炸开了锅。吴宣仪小号的这条博瞬间被转了上万条,米奇米妮们又惊又喜又疑,惊喜的是歌手孟美岐时隔多年重拾舞蹈,疑的是这个站子的皮下究竟是谁,居然可以拍到如此私密的照片。

   休息间隙,吴宣仪躺在练习室的地板上,手指划动着手机页面,没有见到一个人猜对,心中窃喜不已。

   然而她的视线突然被一个独特的账号吸引,这个人头像是她和孟美岐很多年前的合照。“如果我猜是wxy拍的,你们会不会打我....”

   这几年来,她和孟美岐的行程低调了不少,不过有些人火眼金睛,从狗仔偷拍的照片中分析出了蛛丝马迹。在她的返图里,有细心的人已经发现了镜子里吴宣仪的包包。

  遭了个糕的,忘记把包包打码了。吴宣仪捂脸。本来还想给你们一个惊喜的。

  她放下手机,看着镜子前一脸严肃地校对着动作的孟美岐,全身都是锋利刚劲的线条, 自顾自地笑了出来。

    她是难过时需要哄哄的小可怜,是夜晚床笫玫瑰色的体温,是只跳舞时硬气十足的小狮子,是在游乐园把女儿高高举在肩头的爸爸,可她只是她一个人的孟美岐。

  吴宣仪最喜欢的就是孟美岐认真又较真的个性。无论外面怎么变化,她还是那个她,努力接受这个世界复杂纷繁的同时,也不愿放弃自己内心最宝贵的坚持。 在舞台,所有霓虹灯影只顾追随最中心,排山倒海之势的呐喊只因她而起。





  上台前,孟美岐仍然紧紧攥着吴宣仪的手不肯放开。 

  “不要紧张。”吴宣仪摸了摸她的脑袋。

  “如果这周我在上面,我就不紧张。”孟美岐若有若无地抚摩了一下吴宣仪的手肘内侧,颇俱情色的意味。

   ...... 都什么时候了还开这种不正经的玩笑。吴宣仪气呼呼地打了一下她:“那你就一直抖吧,不理你了。”




   孟美岐一身火红登场,似乎要将黑夜烧灼,将荧光点亮,燃烧这些年她与粉丝的共同回忆。

   她在舞台上闭眼安静唱歌时,黑夜绽放出了满天星斗。一首歌词被她低吟成桂花初开,月光静候着暗香飘来。

  她的嗓音一波接一波,足以猎杀着落荒的安静,使听众的神经在颤动中疯长。

  “孟美岐 !孟美岐!  孟美岐!  ”喊声震彻了整个露天场馆。

   她瞧见千万人海里举起的巨大的应援屏, “天空还布满着灰色的梦,我却已捧着最美丽的花朵去追逐黎明。”

  最后一首歌结束后,她向四面八方深深鞠了一躬。这么些年,她笑起来仍是年少憨厚的模样,从未变过。

 “谢谢大家。下面,我要和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一起,给大家带来一首歌。这首歌呢,对我们俩意义都很重要,我们跳了无数次。每一次,都是不一样的心境。”

  在后台的程潇听了,坏笑着戳了戳吴宣仪,吴宣仪瞥了她一眼,努力憋笑。

  舞台下面开始躁动起来,大家似乎已经猜到了。

  孟美岐调了下耳返,转过头微笑着看向了身后。随着升降台逐渐上升, 聚光灯影里一身冰棱的蓝色裙摆显现出来,挑染的蓝灰发色衬得她的五官更为魅惑。

  孟美岐伸手把吴宣仪整个人抱了起来,坏心眼地偷偷嗅了嗅爱人垂到她脸颊上清香的发丝。

  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将完全她们包围。借着垂落的长发遮挡,吴宣仪低头抚摸孟美岐的脸颊,却摸到一片冰凉,可明明没有泪的痕迹啊。“准备好了吗?”她凑到孟美岐耳边低语。

  早就准备好啦,从遇见你那刻开始。孟美岐在心里说。霓虹星辰浮动在她的眼里,融化了坚冰与冷锋。

  孟美岐伸出手,将吴宣仪柔软的手托在掌心。两人的手指用力地交握,吴宣仪摸到了孟美岐拇指上缠绕的创口贴,和手背过于突兀明显的经络。骗子,明明说没有受伤的。

   缀满繁星的天宇朝她们涌动而来,声音仿佛少女的欢笑,赞美勇气,狂狷的爱和自由。

  “因为会化为奇迹 因为会将你吸引,因为这一切都会实现。

    Trust 请相信我 ,紧紧抓住这一瞬间 ,再给我一些勇气吧 。

    向着梦想着的心走去,向着你怀有梦想的怀抱走去。

    相信我 ,相信你。

    我们无论如何一定会相遇,我会将你找出 。

    我会向你奔去,因为你,我变得强大。 ”

     吴宣仪转着圈圈慢慢向孟美岐飘来,像一只蝴蝶,想要轻轻落在对方的指尖上。这一刻,孟美岐的指尖变成了花朵。孟美岐的双手紧紧握住吴宣仪的双手,一个漂亮的交叉转身,孟美岐似乎看到天使的翅膀安伏下来,是被一声一声碎裂的夜色吹高的温柔。

    程潇牵着孟宣岐躲在后台,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她们蹁跹起舞时纤瘦的背影。有那么一瞬间,程潇觉得自己似乎穿越回了从前练习生的日子,三个人吵吵闹闹,哭哭笑笑,彼此陪伴。她低头看着宣岐,神色温柔。小孩子看见爸爸妈妈跳了双人舞,开心得像过了年。

  “潇阿姨,你怎么哭了?”

  “没有,别瞎说。”程潇抹了抹眼睛,“还有,不许叫我阿姨,叫姐姐。”



——————————————————————————————

我的宝贝们未来一定前程似锦,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能做的,只有尽力用热忱与爱陪伴你们度过难关。
希望治愈向(?)可以让大家开心一些,
也让我自己少丧一点。😂




评论(21)

热度(522)